被火燒被水淹首當爹,彭于晏拼了

春節檔大戰就要來了!

大年初一連上8部大片,粗略地按每部2小時來計算,當天基本可以駐扎在電影院了。

排片滿滿當當。

一群頂尖的電影人,摩拳擦掌準備對決,不給自己留一絲喘氣的機會。

我們觀眾該怎么選?

兩個標準:合家歡,燃。

這個任務交給硬漢組合:林超賢+彭于晏。

很明顯,今年他們的野心又往前邁了一大步。

此前《湄公河行動》是對抗敵人,這次《緊急救援》直接對抗大災大難。

一部中國電影史上從未有過的題材:海上救撈。

鏡頭對準的是海上救助飛行隊。

這一工種,乍一聽起來,陌生。

現實生活里也很稀缺,目前不足600人。全國山地、水下、空中……有突發險情,就有他們的身影。

工作性質:突發,不可控,玩命。

每一次出任務,就面臨一次生死難關。

?一方面是救援壓力,一個火場里有四五個人,只有一分鐘救援時間,只能救一個人,到底該先救誰?

另一方面,隊員們還得做好隨時犧牲的準備,家人朋友的心常常懸在嗓子眼兒,這種壓力常人難以承受。

《緊急救援》有血有肉地還原了海上英雄們不平凡的日常。

為了從形象上接近救援隊長高謙,彭于晏開機前期增重了10多公斤,每天最少慢跑8公里,練肌肉。

因為任務難得驚心動魄。

難關之一,火。

火,瞬間迎面撲來,一噴就是3個小時。

在300度到500度高溫之間,來回救人。

彭于晏被大火熏得刷刷地流眼淚,臉上的汗水,像剛被傾盆大雨淋過一樣。

難關之二,水。

海洋救援比陸地更難,危機感層層遞進。

首先,面積大,氣候變幻莫測,意味著通訊,搜救難度加大。

支撐的信息點少了,慌。

其次,一般的海上最佳救援時間只有12小時,甚至短至3小時。

緊急情況下,救撈員自帶40斤裝備,單槍匹馬,闖入深海里去救人。

冒著生命危險從死神手里奪回一條條生命。

最基本要求:體能跟得上,頭腦保持清醒。

所以,演員在開拍前進行瘋狂的訓練。

彭于晏專門進行了潛水訓練,閉氣最長時間是兩分鐘。

遇到溺水的恐懼,掙扎向上游的時候,指甲被掀開。

王彥霖學習潛水時耳膜破裂,失聰兩個禮拜。

泳池里放一堆冰塊,演員們在冰水里算數學題。

在深水里,短時間內解開鎖。

在模擬艙里被巨浪吞噬,下一秒就要窒息了。

舉重物、跳水、深潛,一個都不能少。

拍完電影之后,彭于晏在微博上說,拍《緊急救援》最大的感悟就是"活著真好"。

拍了多年戲,林超賢當然知道怎么取巧做特效,但他追求的是真實。

“希望能以漸進式手法,全方位推進演員的狀態,甚至達到真實海上救援隊成員的水平。”

漸進式手法簡單來說,拍戲前是演員,拍完戲基本等于救援人員。

籌備5年,斥巨資。

完全按照真實的救援中心打造,大到監控中心,小到救援服裝和裝備。

演員身上的裝備最貴達6位數以上,每件救援服超過15公斤。

劇組到《泰坦尼克號》沉船的拍攝地墨西哥取景。

買了一架飛機,模擬客機墜毀的真實場景,直接把飛機斷成三截,沉到海里,全部實景實拍,營造出一種臨場感。

不是3D,坐在影院也會置身其中,跟著揪心,緊張。

一開始,彭于晏被直升飛機甩到爆炸的鉆井平臺上,人瞬間被大火濃煙吞滅。

鉆井平臺即將傾倒,仿佛世界都要跟著毀滅。

地震時,一輛油罐車滑落到山澗,車頭車身分裂被卷進激流里,漂流速度快趕上了直升機。

司機奄奄一息,被卡在座位上,彭于晏和王彥霖從直升機滑到車頭內,在湍急的激流里救人,在油罐車砸到巨石的前幾秒,直升機艙內隊員開始警告勸退。兩人不管不顧,拼命解救,終于在最后一秒,直升機嗖一下把三人拉出了卡車頭。

《緊急救援》里還有一場重頭戲,是在裝載天然氣的起火輪船內救援船員。船體還不斷坍塌,隨時可能爆炸。

一條火線在海面上蔓延成一片紅色,濃煙滾滾,救援隊員就以血肉之軀直接沖進數百度高溫里救人。

除了震撼的場面,電影更高明的點在于,不同于上天入地,功能式的超級英雄。

在《緊急救援》里,你能看到最珍貴的三個字:尊重人。

一是,尊重被挽救的生命。

從鬼門關里被救下的人,是一次重生。

重生就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?

被高謙救下的外國人,毀容,失去一條腿。

面對殘缺的自己,這對她來說比死亡更可怕,抑郁,想過自殺。

到了生命邊緣,又想起了曾冒著生命危險救過自己的人,多年后登門感恩,解開心結。

高謙看到她的第一反應復雜,有欣慰,也有一絲悲涼。

這是同理心的表現,救撈員和被救的人一起死里逃生,往往更容易感同身受。

在實際救援里,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南海救助局局長尹干曾救下了臺風中的水手長:他緊緊地抱著一根木頭,在海水里泡了48個小時,全身的皮膚已經泡爛,摸到哪就會掉下一塊皮肉來。人處于昏迷狀態,嘴里還念叨著:“我兒子還小,我不能死。” 水手長的妻子領著兩個兒子專程來看望救命恩人,兩個孩子跪在船長面前:“叔叔,沒有你們,我們就沒有父親,沒有家了,讓我們多跪會兒吧。” 拉著兩個不到10歲的孩子的手,尹干洪也哭了。------來源《新華社》

?二是,尊重人的自然生理反應。

第一次出任務,會緊張,在直升機上盯著路線圖,手里冒冷汗。

海上鉆進平臺爆炸,高謙從天而降,遠看像一個超級英雄。

近看,眼里也有著普通人的恐懼。

親眼看到隊友去世,會后怕,會心痛,走不出陰影。

他們也有自己的生活。

高謙第一次出任務,是救一個被困在叢林里的女生。

命懸一線,突然來了一個勇敢帥氣的救撈員,女生哪拒絕得了?

兩人相愛結婚。

可惜,沒多久妻子去世,高謙就成了一個單親爸爸,帶著一個乖巧可愛的兒子。

放假的時候,送兒子上學,父子一起打游戲,坐飛機……看起來很溫情吧。

一旦任務來了,行動決絕。

即使兒子處在最需要父親的時刻,都顧不上,轉頭跑向一線。

這種轉變,一點都不夸張。

一對救援夫妻分享了真實的生活狀態。

一年365天,只能見62次,不是62天,每一次可能就見幾分鐘,幾個小時就結束。去看個電影,丈夫都會帶著救援裝備,把救援車停電影院外面。這意味著,一旦有災情,丈夫第一時間去現場救援。

相處時間沒法保證,所以每見一次,妻子都很珍惜,在日歷上打個對勾紀念。

找這樣的丈夫過日子多苦啊,但她們的回答正相反,“甜更多”,因為丈夫“負責、專一”,跟了這樣的硬漢,心里才踏實。

再說說主演。

彭于晏這幾年一直在轉型,野心明顯。《湄公河行動》被大贊演技后顯然沒有膨脹,一直在醞釀爆發,終于等到這部《緊急救援》。

看片時,經常分不清是救撈英雄高謙,還是演員彭于晏。

從《激戰》、《破風》、《湄公河行動》,再到《緊急救援》,彭于晏和林超賢已經是四度合作了,每一部都是口碑佳作實屬難得。彭于晏也隨著每部電影的拍攝不斷“升級”,挑戰自我,塑造了多面的硬漢形象。

這次,他在《緊急救援》中飾演的海上應急反應特勤隊隊長高謙既有硬漢的一面,也有柔情的一面。他不是超級英雄,而是會痛會害怕的普通人,他有并肩作戰的兄弟,還有可愛的兒子,雖肩負救援使命,也有自己的牽掛。這樣的設置反而豐富了角色,帶來更多看點。

這種既有型,又能扛事兒的硬漢形象,讓女性觀眾很容易在他身上投射自己對理想男友、理想老公的全部幻想——所有的歲月靜好,不過是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。

救援需要凡人英雄,身邊需要又好看又勇猛的男人。大年初一看《緊急救援》,你的需求,他都能滿足。

電影資訊 緊急救援

有用 (8)

評論加載中...
11选5的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