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人民日報》口中的“守護神”,以血肉之軀守護億萬生命,卻沒人認識他們…

我想很多人都聽過這一句話:

“所謂的歲月靜好,只因有人為你負重前行”。

沒錯,現世安穩的背后,總是有一群人默默在付出,他們或許是救火救災的消防員,或許是抗洪搶險的解放軍,或許是保護人民財產和安全的警察。

大概沒人會想到在大海上這么有一群人:

他們挺立在驚濤駭浪之上,行進在波峰浪谷之間,戰斗在漆黑冰冷海底,沖鋒在生與死的絕境。

把生的希望送給別人,把死的危險留給自己。

因為我們對他們的關注實在太少,對他們的了解實在太少。

前段時間,《人民日報》官微發布了一則短片向“海上守護神”致敬:

因為他們迎難而上,奮戰在驚濤駭浪中,出入在滾滾濃煙里,才有了每一張海難中脫險喜極而泣的臉。

“沒有什么能比拯救生命更有意義”便是他們存在的意義。

是時候,我們該了解他們的故事了。

《人民日報》發布的視頻里有一句話:

當海難發生時,人民是極少能自救逃生的。

1999年11月24日,客滾船“大舜”輪海難,輪船傾覆在海面掙扎了6個多小時后沉沒,282人死亡。

這個慘劇至今仍留在許多人的心中:

100名船員從船艙里跑了出來,死在離岸邊不遠的海水里,多是被凍死的。

如果沒有他們始終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,守護海面上的平安,這樣的悲劇或許將不斷發生。

人們皆知“水火是最無情的”。

那如果海面上的狂風暴雨,驚濤巨浪,再加上滾滾燃燒的輪船、油田平臺,是不是更殘酷無情呢?

對普通人來說,這一幕幕驚險的場面或許只會出現在電影里。

但對分布在1.8萬公里海岸線上的中國救撈人來說,這是他們本職工作“救人”常常要面對的。

為了“救人”,他們將不可能化作可能

2010年9月7日,勝利油田作業三號平臺在渤海灣淺海海域作業過程中,受“瑪瑙”臺風影響,平臺發生傾斜事故,36名作業人員遇險。

油田平臺遇險極其危險,稍有不慎油田燃起大火,救撈隊將面對“水、火、風”的三重考驗。

當救援隊趕到現場,9級陣風,浪高近4米,海況十分惡劣,風浪太大,救援機無法靠近,只能靠拖輪趁著風浪的間隙,靠近平臺實施救援。

同年12月,“利舟8號”輪在蓬萊港東4海里處遇險,船長曹德廣駕駛著“北海救111”輪頂著8級大風趕到出事海域。

當時,“利舟8號”輪的四個艙蓋全部被風浪打掉,海水灌進了艙里,船正在下沉,6名船員命懸一線。

由于風浪太大,救援船根本無法靠近。

曹德廣駕駛船舶與風浪搏斗了2個多小時,抓住兩個風浪較小的間隙,將救助船靠上遇險船,放下吊籠,收回吊籠,救下船上的6名船員。

一系列的動作,全部在轉瞬間完成,在與風浪搏斗時,時間就是生命,快一秒就能多救一個人。

獲救的船長抓住曹德廣的手,眼淚嘩嘩地流:

“我以為不可能獲救了。我也是干船長的,這么大的風浪,飛機出不來,船靠上來救人是不可能的。沒想到你做到了。”

他們是海上救援隊,是浪里“蛟龍”,為了“救人”,將不可能化作可能。

曾有公司高薪“挖”曹德廣,他拒絕了,他說:

“錢多了,房子大了,一個人能住幾平方米?伸把手,一個人就活了,不伸手,就死了。多救一個人,就是多救一個家庭。”

在茫茫無際的大海上,是他們用平凡的身軀背負起了不平凡的使命,拯救出一條條生命。

多救一個人,就是多救一個家庭

2014年12月4日,“80后” 飛行隊救生員蔣小華第一次執行海上救援任務。

當時,一艘小漁船被撞毀,船上5名漁民全部墜入海中,海水溫度只有5攝氏度,落水的人最短10分鐘、最長半小時就會因為低溫癥失去知覺。

救援行動爭分奪秒,無異于與時間賽跑,從死神手里奪回一條條鮮活的生命。

蔣小華身著飛行隊救生制服懸吊在救助直升機上,腳下的大海巨浪滔天,一個浪過來蔣小華全身已濕透。

他無閑顧及,滿腦子皆是如何救出遇險的5名漁民。

他好幾次都差點抓住遇險者的手,卻被海浪打偏,一次次地重復后,他才將遇難者一個個套上救援套,用絞車吊上飛機。

待到遇險者全部脫險,蔣小華已筋疲力盡,渾身冰冷。

獲救者眼神中那種對“生的渴望”,讓他了解到生命的意義,和他職業的意義。

此后,這個眼神溫暖了他的海上救援路。

5年間,蔣小華與機組成員劈風斬浪,成功救助各類遇險人員120多人。他總說:

每個生命背后都有一個家庭,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他們安全送回地面。

生的希望送給別人,死的危險留給自己

王海杰是北海救助局應急反應隊救助員,第一次潛水訓練時,他心里充滿了恐懼,趴在海里10多分鐘不敢動。

如今他已經成為一名能從死神手中搶回生命的救助員。

2011年10月9日,“遼丹漁26628號”漁船被一艘貨輪撞沉,翻扣在大海里,船艙門被漁網、菜板等堵住。

王海杰潛入海底,費時許久,才漁網和生活用具清理干凈,卻發現一塊2米見方的水泥板橫在門口,怎么都搬不動。

他側身從水泥板側縫里爬了進去,把水泥板頂開,用木板固定起來。進入船艙,發現4名遇險者還活著。

他給第一個人戴上頭盔,那人緊緊抱著他,被他帶出了水面。

就這樣,王海杰連續救出3個人。

這時他已經在水下工作了2個半小時,頭暈惡心,體力不支。

領導說:

“你沒勁了,換個人吧。”

如果換人,需要重新熟悉通道,而遇險船正在上浮,時間上根本來不及。一旦遇險船再翻過來,那困在船艙里的人必死無疑。

王海杰無暇顧及自身安危,咬牙堅持著再進船艙。當他救回第4個人回到救助船上,船就翻了過來。

“把生的希望送給別人,把死的危險留給自己”,這是王海杰及所有救撈人牢記在心中的信念。

這樣的英雄,這樣的救援故事,在中國救撈隊還有很多。

中國海上救撈隊,專業上的全名是——交通通運輸部救助打撈局,下屬共有北海、東海、南海三個救助局,每個局下屬有“救助船隊”和“救助飛行隊”。

救助船長是浪里“蛟龍”,救助飛行員是空中“雄鷹”,危難時刻,他們在蒼茫的大海上上演了一次次逆行。

“救助飛行隊”除執行海上搜救任務外,也承擔一部分內河及陸上搜救工作。

但救援行動只是救撈隊使命的一部分。

這支萬人專業隊伍集人命環境財產救助、沉船沉物打撈、履行國際公約義務職能為一體,還承擔國家指定的特殊政治、軍事任務。

因為有他們戰狂風、斗惡浪,不畏艱險,頑強拼搏,才有了海面上“歲月靜好”。

上天入海, 緊急前往,最強救援

作為一名專業的中國救撈人,他們從成為救撈人的那一天起,就明白“拯救生命”是必須牢記與踐行的使命。

電影《緊急救援》六個“這一刻”,六個不同的使命,定格了驚心動魄的救援瞬間。

讓我們看到一群有血有肉的海上救援人,也讓我們了解到他們在救援行動中面臨何種險境?

風浪之下,油井爆炸場驚心動魄,沖天的火光和爆炸不斷在大海上升騰。

但交通海上應急反應特勤隊隊長高謙(彭于晏飾)依然堅守著最后一道防線,尋找還有一線生存希望的生命。

直升機在峽谷山川之間俯沖穿行,機長方宇凌(辛芷蕾飾)聲嘶力竭地嘶喊,無論前方是何等的艱險,她要把飛機上的人,平安送回家。

滿載乘客的飛機因故障于海面迫降,由于機頭斷裂,絞車手趙呈(王彥霖飾)必須爭分奪秒為乘客打開生命通道。

多爭取一秒的時間,就能多救下一條命。

無論是在波濤洶涌的大海邊,還是烈焰灼天的油井中,十萬火急之下。

無畏前行的救援隊員,充分詮釋了片名的意義,緊急前往,最強救援。

導演林超賢在這部電影中依然遵循 “堅持真實” 的創作原則。

在拍攝客機海面迫降的場面時,劇組將真飛機放在海面上,鏡頭一開拍,水就快速涌進機艙。

演員們要一邊在擁擠的空間里實施救援任務,一邊看著海水慢慢淹沒機艙。

這樣驚險的場面,讓首次飾演救撈員的彭于晏直言“被嚇到”。

每次救援都是一場時間與生命的冒險,救撈人隨時可能犧牲。

但也正如王彥霖所感慨:“真實的海上救援隊什么都要做,上天下海都要去。但不管是媒體還是普通人,知道的都非常少。”

的確,相比《湄公河行動》和《紅海行動》所聚焦的緝毒警察和中國海軍,救撈隊員是更為陌生的一個群體。

他們是站在水火咆哮的最前面,守在危急撤離的最后面的一群人。自成立以來,他們共救助遇險人員80134名,救助遇險船舶5308艘。

用生命對抗天災人禍的中國救撈人,值得擁有自己的姓名。

大年初一,讓我們走進電影院,了解中國救撈人的故事,看一群普通人如何譜寫出英雄的贊歌。

參考資料:

【中國救撈故事】沖進臺風的人,工人日報

“北海救111”輪船長獲特別勇敢獎,新華網

蔣小華:狂濤上的救援“神鷹”,中國青年網

浪尖上的"英雄人生"—我國海上專業救撈隊伍紀實,新華社

【“尋找最美海員”】“出海的都是家里的頂梁柱,救一個人就是救一個家,工人日報

圖片來源:電影《緊急救援》及網絡

電影資訊 緊急救援

有用 (5)

評論加載中...
11选5的走势图